广东省发布《关于进一步促进科技创新的若干政策措施》

时间:2019/05/26 20:48:28 来源: 责任编辑:

广东省政府1号文《关于进一步促进科技创新的若干政策措施》(下称“科创12条”)在今年1月印发后,关于政策如何落地的问题一直“悬而未决”。

    3月27日,广东省政府终于召开了“科创12条”配套政策及其实施指引的新闻发布会,揭开了政策如何落地的“面纱”。围绕粤港澳大湾区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建设,“科创12条”从“人往来、钱过境、物流动”等方面提出了新的配套政策。

    具体而言,“科创12条”明确了试行高校、科研机构和企业科技人员按需办理往来港澳有效期3年的多次商务签注,企业商务签注备案不受纳税额限制;广东省建立省财政科研资金跨境港澳使用机制;港澳青年创新创业基地享受省级孵化器相关优惠政策等。

    解决“人往来、钱过境、物流动”难题

    长期以来,阻碍粤港澳三地创新要素自由流动的关键都是体制机制问题。3月27日,中山大学港澳珠江三角洲研究中心副主任林江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在调研中常听到港澳科研人员关于内地在签注、科研经费与科研设备方面的抱怨。

    “科研工作是一项系统性、持久工程,远非一两天能够解决,随着粤港澳三地在协同创新方面合作的增多,解决‘人往来、钱过境、物流动’问题愈发紧迫。”林江说。

    广东省政府副秘书长李雅林在上述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推进粤港澳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建设是“科创12条”的重要内容,被置于首条就足见政策的开放性。

    “为支持省科技计划项目向港澳开放,建立省财政科研资金跨境港澳使用机制,广东为‘科创12条’出台了《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参与广东省财政科技计划(专项、基金等)组织实施的若干规定(试行)》《关于省级财政科研项目资金管理办法》等配套政策。” 李雅林介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注意到,“科创12条”还在破除体制机制障碍、最大限度释放和激发创新活力方面,提出一系列改革力度大的政策举措。

    例如,围绕高校院所比较关注、呼声比较强烈的方面,“科创12条”提出,尽可能简化流程、下放权力,在经费使用、成果权属、国资管理等方面加大简政放权力度,赋予高校院所、科技人员更大的科研自主权。

    广东省社科院宏观经济所副研究员万陆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实际上,制约当前科技创新的最大难点恰恰在于如何破除体制机制障碍、激发创新主体的活力。

    “对于科技创新而言,应该让更接近科技需求、更掌握科研技术的人说了算,政府部门就应该做到放管结合。” 万陆说。

    而广东省科技厅厅长王瑞军在发布会上也表示,“科创12条”发力的一个重点也集中在体制机制深化改革上。“我们充分赋予了广东省实验室建设的决定权、立项权,实验室立项的科研课题同时就会成为广东省重大科研项目,同时还将项目的经费使用权下放给了创新团队。”

    首批“揭榜制”项目重在探索

    实际上,在“科创12条”中有一项重要内容是关于“揭榜制”工作计划。

    此前,广东在全国率先开出了一个“面向全国、广东承接”的药方,即“揭榜制”。广东针对当前目标清晰的重大行业攻坚技术,采用“揭榜”方式向全国征集优秀研发团队、最佳解决方案,而发挥港澳科技创新优势就是路径之一。

    3月27日,王瑞军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揭榜制”很快就会迎来首批立项项目落地。“第一批进入我们视野的有26个项目,后面或许还会淘汰,在这些项目当中有6个是来自广东省外的。”

    在王瑞军看来,这是一项富有挑战性的工作。“过去没有一个地方政府做过这项工作,尤其是针对港澳的科研团队,包括需求方与揭榜方如何签订协议、科研经费与知识产权分配、政府在揭榜制中的角色等很多细节都需要制度和程序来支撑。”

    林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揭榜制”探索性强,在全国也没有先例,所以在参与度、精准度上确实存在一些问题,但“揭榜制”整体的设计思路是行得通的。

    王瑞军认为“揭榜制”是一种探索,大家也都在观望其是否行得通,因此首批“揭榜制”项目的示范意义更强。

    对此,他颇为乐观。“政府在这个过程中扮演了超级中介平台的作用,我们就是希望通过首批项目,把程序完善得更加科学化、定位找得更加精准,形成示范效应,带动全国包括港澳的科研团队积极参与进来。这样才能让发榜的质量提高,让揭榜的水平也提高。”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科创12条”在吸引港澳创新主体积极参与广东省重点领域研发计划方面着墨颇多。

    例如,“科创12条”鼓励广东的科技创新主体和港澳的科技创新主体之间进行合作、联合、优势互补,开展协同创新。

    “1号文明确以后,我们已经开始了试点实施,在广东省重点领域研发计划启动的第一批项目中,港澳的创新主体参与的比例达到了9.8%,合作既得到了广东科技创新主体的拥护,也得到了港澳科技创新主体的积极响应。”王瑞军说。 

相关阅读

广东省发布《关于进一步促进科技创新的若干政策措施》[详细]
互联网+不动产抵押登记”将在全国推开 抵押登记化繁就简 企业融资更便利[详细]
教育部发布《禁止妨碍义务教育实施的若干规定》[详细]
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14日在北京与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共同主持第五次中日经济高层对话。[详细]
从金字塔型治理到球型治理结构的演化过程,并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要经历一种立方体式整体型治理的过渡,最终形成完整的球型治理。[详细]
'); })(); 中国体育彩票app官方